Day-to-day-012-Irene-Leung

012/ A Fantastic Family Tree

One Artist Leads to the Next

「我住在小小的家中、開著小小的車子、經營小小的店面,也製作小小的湯匙與小小的積木。其實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,卻總是著迷於小巧的事物。

或許最根本的原因在於『人』吧?人佇立時的姿態與情景 —— 孤零零的,存在 —— 總會吸引我的目光。即使身邊有許多親朋好友圍繞,人始終是孤獨而寂寞的;懷抱著這份寂寞活在世上正是無法避免的人生。」

琪香談起三谷龍二,因著對他認識不深,便找來他的《木之匙》和《10公分》閱讀,意外發現,純以散文作品來說,他可能是繼村上春樹之後另一位我很喜歡的日本作家。這個說來好像有點奇怪,他明明是木工藝家,我卻在談他的寫作。可是在讀到以上摘自《10公分》的一段文字時,內心禁不住微微沸騰起來:看待寂寞,原來他也有這種想法。這段之後,三谷龍二隨即提起契訶夫的一篇小說,我便又想:讀散文的樂趣在於,有時候你會找到一連串你所喜愛的作者的奇妙關係譜。以我的為例:村上春樹常有談及瑞蒙・卡佛(Raymond Carver),更致力翻譯他的所有作品;崇拜契訶夫(Chekhov)的瑞蒙・卡佛,撰寫生前最後一篇小說時,索性挪用契訶夫充當主角,虛擬其死亡過程;來到這刻,在閱讀三谷龍二時,契訶夫的名字,又再度浮現了。諸如此類,種種似有若無的連繫牽線,很多時候也會讓我大樂。

在另一個宇宙裡,也許,我正與這一幫人,悠悠在促膝長談吧。


in another
universe
i’m still
searching for
the minds
i haven’t
read
yet.

w